首页>资讯>国内新闻> 正文

讲台岁月三十年

  • 2017-07-17 来源:新浪博客作者:张小编浏览:78

讲台岁月三十年

 讲台岁月三十年

2017.5.27在韩国学术会议上谈孔子、《论语》


有两位比我年岁还小、教龄还短的老朋友,都举办了执教几十年的纪念活动:众多弟子参加,若干名人、阔人莅临,场面豪华,气氛热烈,情景感人。这种待遇,我自然是无福消受的……顽童秉性,兴趣广泛,博学无所成名也。

但是,掰着手指头一数,着实把自己吓了一大跳:高校执教,眼看就满30年了!

为了给自己压惊,我决定,借家乡报纸要给我做一篇5000言(跟老子《道德经》字数相当,OMG!)的“乡贤”专题报道的机会,用文字回忆一下我的从教岁月。一个人的纪念会,也是一种纪念。不是吗?

 

我第一次走上讲台,是刚上研究生那会儿,未满21岁。古汉语课老师朱广祁先生安排我和一位学弟给本科新生讲讲学习经验,由我先讲。本以为面对百十号同学,会感到紧张的,不料一上讲台,竟然口若悬河起来。尤其是讲到如何利用图书馆,简直刹不住车。结果,把学弟的时间都占用了大半,学弟只好长话短说。话说,这位学弟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在母校图书馆工作,如今已是国内赫赫有名的图书馆学、古籍整理专家了。

我第一次正式给高校学生讲课,也是那时候,也是因为朱广祁老师的推荐、介绍。朱老师的课,不但在校内受到学生追捧(常有外系学生从两三里外的另一个校区走路过来听朱老师的古汉语课),在社会上也广受欢迎,常年被请到电大、夜大讲课(本科期间,朱老师用电大、夜大的讲课所得,花两千多元钱——那时可是一笔巨款啊,购买了双卡录音机,课余时间教我们全班同学欣赏交响乐)。朱老师先是介绍我去山东省夜大学教写作课。我呢,不想吃独食,要求带一位同学共同承担这门课。试讲了一次,这位同学一上讲台,看见下边坐着的,都是年纪比自己大的学生,脑子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则相反,面对一群来自社会的大龄学生,不但没有紧张的感觉,反而觉得好玩,甚至有点兴奋。我一个语言学专业音韵方言方向的研一学生,教一帮已经工作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写作课,竟然能够滔滔不绝。课后,甚至有爱好写作的青年工人,请求我给他修改自己业余时间创作的小说,态度相当恭敬。

同学被夜大方面拒绝了,少不更事的我,义气地表示:与其同进退。现在想来,简直是幼稚,也很对不起朱老师。实际上,这在当时堪称壮举:一节课几元钱,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改作文也是有钱的,论篇计价。总之,收入相当可观。记得当年有部电影,漂亮女青年被介绍跟一位大学讲师相亲。女青年问:听说你们大学教师到外边兼课,可以挣很多钱?憨厚的讲师告诉她:一节课是两块五毛钱。女青年闻言,满脸放光,崇拜不已。今天的拜金女孩,遇到王思聪那样的富二代,也未必有那么激动。印象里,我的课酬不止两块五毛。所以,我谢绝继续在那夜大学教课,经济损失不小。

朱老师并不跟我计较,第二学期,又给我介绍了一个教课的机会:给一班进修教师,上文学概论课。这些进修教师,还不是中小学教师,而是大中专院校的教师,年龄大的有五十多岁的。说实话,开始时心里有点打鼓。但是,朱老师给我打气,说相信我的实力;也有学员鼓励我,要我尽管大胆讲。很快,我就适应了。每次骑车过去,讲满一个学期。学员们似乎也比较满意。一个语言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给大中专教师讲了一个学期的文学理论课,姑且不论学问,至少是勇气可嘉吧!

19877月,研究生毕业,分配到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系教书,除承担本系语言学方面的课程外,还承担全校的公共课。初上讲台,不满24岁。每个班总有一两个年龄比我大的学生。记得有一次给英语系学生上课,说了句有点倚老卖老意思的话,一位微胖、性格外向的女生当时就表示抗议,说:“老师,我们有一位骄傲的27岁同学!”果然,一位男生举手认领。

起初几年,我只教中国学生。出于好奇,想要教点外国学生的课,被一位有明显方言口音、说话总是快得打哆嗦的领导拒绝了。理由是,我的普通话不够好。我先后教过的课程,公共课方面有大学语文、写作、公文写作、诗词欣赏等,本系学生有现代汉语、现代汉语语法、语言翻译、语言学史等。讲现代汉语语法,用的是吕叔湘先生的《汉语语法分析问题》。后来听到学生的普遍反馈是:课上清清楚楚,课后稀里糊涂。为了开语言翻译课,在国家图书馆(那时叫北京图书馆)泡了不少时间,看了不少中外著作。曾暗下决心,学好外语。外语当然并没有学好,但讲稿是编出来了。好心人转交给一家著名的外语类出版社,总编室主任看后,以为是某英语系老教授的作品,同意出版。但鉴于当年学术著作出版的困难形势,要求作者赞助四千元。可惜,那时我拿不出这笔钱。书稿也就永远是书稿了,直至今天去向不明。

年轻教师的岁月,跟学生年龄差不多,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那时崔健的摇滚,横空出世。有两次,跟着一位爱好音乐的英语系男生,骑自行车穿过大半个北京城去听崔健的摇滚音乐会,结果都扑了空。一次是谣传,一次是临时被有关方面叫停。有一次,应一班商学院学生的要求,课外组织他们去康西草原玩。康庄下了火车,就有牧民热情迎接,免费将我们接到草原。之前,我听说骑马的价格是每小时每匹马120元。因此我是抱着带学生去草原看看的态度,没有骑马的打算。路上,有个男生悄悄跟我说,他不久前刚来过,收费是每匹马每小时60元。他说这个价格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到了草原,我落地还价:每匹马每小时20元!学生们都说,老师您太狠了。大家骑了快一小时的时候,又来一伙租马的,问:一小时10元骑不骑?学生们这时才纷纷表示:老师您太英明了!那是我第一次真正骑马,牧民给我推荐了一匹刚上笼头的蒙古马,我一骑上去,它就撒欢了飞奔,怎么勒缰绳它都不放慢速度。最后,在众牧民的包抄围困下,它才人立停步。这一次骑马,我命悬一线,惊险至极!有个性格偏于忧郁的英语系男生,因为上课点名时我正确地念出了他名字中的“颙“字,成为我筒子楼宿舍的常客。后来,他的同班同学女朋友也成为我家常客。临毕业,男同学决定跟女朋友分手,他告诉我的理由是:女生性格不够忧郁。某年六月初,北京广场有事,学校停课。本系第一届几个学生要到南站乘火车回家,因为公共交通瘫痪,我骑自行车送他们去火车站。到处是劫后惨象,到处是荷枪实弹的戒严士兵,师生四五人,有共同穿越火线的感觉。许多年后,比我小四五岁的学生,还有表示那经历此生难忘的。

毕竟是名校,学生毕业后,在各行各业做出成绩的不在少数,有去国外获得名校好学位后发家致富的,有继续深造著书立说成为学者的,有风云际会成为知名企业领导的,不烦列举。单从他们中某些人对我的称呼中可见一斑:在校时,规规矩矩称呼我丁老师;毕业之初,称呼我为丁老;有所成就后,称呼我为老丁。自然,学生日后成名成家,功劳未必归教师,主要是他们自己努力;即使要归功于教师,也不会是某一个教师,是众多教师共同培育的结果。所以,某一位教师桃李满天下的说法,是要打折扣的,当不得真。

后来,我还给本系学生开过汉语语音、书法、文艺写作等课程;给外国学生开过书法、诗词赏析等选修课。近年,先后开设杜诗解读、《论语》《孟子》导读等选修课。

至于从2000年开始招收的硕士研究生,先后开过的课程有古代语言学论著选读、语音学、中古音、上古音等。北京大学多位同行朋友对我在外国语大学招收国学门冷僻方向研究生,居然年年都有学生投考,表示纳闷之后,纷纷断言:源于我的个人魅力。

个人魅力不敢说,但国内高校,开课像我这般芜杂的,不会太多;各大学中文系教师中,能同时开设音韵学、文学课程的,为数也不多。

据说,在“青蛙”大学,音韵学是文科院系唯一可以让理工科学子肃然起敬的课程。当年读研究生时期,一次学术研讨会,我提交的论文题目是《从邪船禅研究》。有数学系博士跑来,十分诚恳地问我:你研究的是神马问题?我的回答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说了你也听不懂。这是真事。

中文系先后改名为中文学院、国际交流学院,又改回中文学院,岁月如流。其间,除了在本校任教,我还先后奉派到澳门理工学院任教一年,到韩国诚信女子大学任交换教授二年,到日本大东文化大学任客座教授一年。回首往事,自以为可以归结为八个字:混得不好,干得不坏。迄今为止,已经出版十几种著作,其中自己较为满意的有《秦汉方言》、《唇舌集——音韵方言新论》、《汉语复辅音说辨正》、《诗意人间》、《诗歌与人生》、《歌者的悲欢——全面解读唐代诗人》、《恍如昨日——汉代以前文人士大夫群体的生存状况》、《论语真解》、《孔子真相》、《惑年心影》、《北京东京随笔》等。已经完稿,将于年内出版的著作有五六本,有学术著作,有游记散文。教师的贡献在课堂内,著作的价值可以延伸到社会,到未来。据说,陈果夫晚年悟出一个道理:著书立说是最能影响人类历史的工作。

                                                 2017-5-29

作者:张小编
来源:新浪博客

珠宝百科 玉石    翡翠    珍珠    红蓝宝石    水晶    钻石    琥珀    玛瑙    碧玺    宝石    珊瑚    保养百科   

本站新闻资讯信息来源为网友投稿、本站原创、转载其他媒体,如果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而不填写内容原始出处的网络媒体和新闻媒体,我们将对您的侵权行为保留起诉权,产生的任何法律纠纷和法律责任后果请自负,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也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

针对于网友投稿和转载其他媒体的新闻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我们也会标注新闻内容原始出处,福宁美珠珠宝门户网(www.fnmz.com)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如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403699295@qq.com。

网友评论

0条 [查看全部]  

返回顶部

反馈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