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这个字,能够独立准确的表达东方人独到的审美情趣。一件真正有“韵”的、有味道的东方珠宝,应该集合意,境,形,神,韵为一体。

“韵”的本源

“韵”,是最具有东方气质的一个文字,也是中国独有的文字,其本意是指和谐的声音,也指风度、气质、情趣。中国人一直很讲究韵味、味道,不论你在何时身处何地,或多或少都能体味出“韵”的文化跟“韵”的味道来。

自古以来中国人讲究的就是——以韵为美,如韵味、韵律、韵动。这也就暗示或者意味着东方人是用何种方法来进行审美的,其审美根基在哪里,当然还有相当多与韵相关的词汇,在此就不一 一列举了。  

韵的虚实关系

“韵”这个字,能够独立准确的表达东方人独到的审美情趣,可能你真的无法用别国的语言非常精确的将“韵”的味道表述出来。

在字典里,“韵”是有名词与形容词之分的,这就明确意味着“韵”的本身蕴含着虚实关系,而这种关系正是东方美学的本源。

我国古代的一些诗词中,比如《石钟山记》中“余韵徐歇”一句对韵的表述是比较实的;又比如“韵人”、“风韵雅致”等等带着形容意味的词汇,这样的表述又是比较虚的。

这可以称之为思维与现实的转换,或由虚到实,或由实到虚,实与虚之间的转换本身就是一种美,这也是能够运用到今后的珠宝审美当中的,尤其是以古老中国为题材的优秀珠宝作品,也可以从某些“韵”的虚实角度来感受其散发出来的魅力的。

“韵”在音乐与珠宝上的美学应用

在音乐或者珠宝,包括珠宝审美、音乐审美的领域里,或多或少都会有共通点。比如说,它们都是有主题,有节奏,有体积感,有韵律感的,还有重复跟对称,甚至还包括色彩,不管是音乐上的情感色彩,还是珠宝上的视觉色彩。还有常说的疏密感、张弛感,这些东西都具有艺术的共通性。

国内一些很有名气的二胡作品,比如《二泉映月》《听松》《空山鸟语》等十大名曲,这些名曲为什么会知名?那是因为它们能够让聆听者有“身临其境而真实不虚”之感,当音乐响起的时候就能让聆听者有很真实的感受,此刻它是一种实的感受,可是当音乐歇了音没有了,只剩下“余韵”,它就是虚的了,这就是由实到虚的一个过程。

这种感觉,就像在欣赏一件很有深度,且韵味十足的作品一样,不管是珠宝作品,还是雕刻作品,或者是雕刻加镶嵌的作品,还是其他形式的珠宝作品,都能感受到其背后所蕴含的韵味与魅力。

日常设计和“韵”之间的触点

其实上文讲的关于节奏、韵律、体积等等这些欣赏或者设计的法则,说到底还是需要通过个人的感悟和加工将其融入到自己的想法感受里,通过艺术形态的灵活变化完美地演绎一件珠宝作品。

大致来说,要想做出一件美的珠宝是需要依据宝石的实体特性,这是实的部分;再与设计师的独特思维,这是虚的部分,相互通灵融合 ,并在相互作用之下炼化而成一件韵味十足的珠宝作品。

一件真正有“韵”的、有味道的东方珠宝,应该集合意,境,形,神,韵为一体。

中国人非常喜欢有味道的东西,有味道的东西就是“韵”。